红薯中文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淘大米
红薯中文网 门户 财经八卦 查看内容

虾米音乐创始人王皓:怀揣音乐理想的IT男

2018-1-21 09:02| 发布者: admin| 查看: 114| 评论: 0

摘要: 大家都听过这么一句话:大树底下好乘凉,阿里巴巴正是国内一棵醒目的“大树”,距离这棵“大树”创立将近20年,踏破铁鞋都要挤进去的人自然很多,但也有一些人选择离职创业,比如滴滴的程维、口碑网的李治国、虾米网 ...

大家都听过这么一句话:大树底下好乘凉,阿里巴巴正是国内一棵醒目的“大树”,距离这棵“大树”创立将近20年,踏破铁鞋都要挤进去的人自然很多,但也有一些人选择离职创业,比如滴滴的程维、口碑网的李治国、虾米网的王皓。

很多时候,员工离职就好比是情侣之间分手,无论当初是否交恶,分道扬镳各自精彩是大部分人的底色,只有少部分人会“旧情复燃”。王皓就属于少部分人,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将自己和“亲儿子”一起打包“卖”给前公司。

在将虾米音乐卖给阿里巴巴之前,王皓曾和马云有过一次畅谈。整个交谈过程,双方相谈甚欢,他谈论了对未来互联网音乐模式的构想,马云也聊了很多,但对于很多投资人关心的盈利预期却避而不谈。

马云曾问他,“把虾米这个音乐理想做成要多少钱?”这样简单的一句话直打到他的心坎里去。

毫无疑问,马云的问题在绝大多数只关心盈利预期的投资者中成了一股“清流”,于是2013年,他毫不犹豫地将虾米卖给阿里巴巴,连带自己也重新回到阔别7载的阿里。

王皓加入阿里巴巴公司是在2003年,那时候他已经在电商试水了好长一段时间,但是有点厌倦自己卖货,就想去阿里巴巴学习。仅仅用了两天时间看书,就被录用。

在阿里的四年,王皓主要的工作是写程序,起初因为太过主动常常帮别人改代码而受到上司赏识,两年后被调去做需求分析,这是介于产品经理和程序员中间的一个角色。

出走七年后,带着自己的网站再度回归,想必仍旧有一种归属感。有阿里巴巴这个“大树”撑腰,虾米的腰杆挺得又硬又直。

王皓一口气买断了滚石和好声音,“早期我们连周杰伦都没有,因为腾讯买断了他们的版权,我们要尊重版权啊,也希望所有音乐平台像我们一样尊重规则,我们后面还会买断更多”,说这话的时候他开心得像个孩子。

随后,王皓梦寐以求的“音乐人平台”如愿上线,独立音乐人和独立唱片公司可以在这个平台上对正版音乐下载“自主定价”,而收益全归音乐人所有。

一连串的大动作不仅让虾米“互联网音乐行业里的淘宝”的定位更加清晰,也距离他本人“打造真正的数字音乐发行平台”的理想也越来越近。

这种“一掷千金、梦想成真”的痛快,是王皓创办虾米那几年所不曾有过的。2006年底,王皓带上几位同事从阿里巴巴辞职,一起创办虾米网,心心念念要改善整个行业。

2007年4月,“虾米网”正式成立,7个月后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,阿里不少持期权的员工一夜之间身家上千万元。这与他们6个人当时每人每月3000的工资,自然不可同日而语。

在阿里创富神话闹得沸沸扬扬之际,他和几位伙伴几乎没有被影响,依然全心全意扑在虾米网上,他说“百万千万的数字,似乎没让我们很兴奋,反倒是我们在公司里、咖啡馆里、大排档里,谈的都是虾米网。”

虽然六人中有音乐人、程序员,基本能做到内容和框架兼顾,王皓本人在阿里曾先后担任资深程序员和需求分析师,但虾米网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。

当时王皓他们是奔着“实现音乐下载收费,培养人们付费分享音乐的习惯”这一个宏大目标去创办虾米网的,但现实终归是现实,凭一己之力就想打破用户多年的“免费”习惯谈何容易。

当时绝大部分音乐网站的盈利基本靠流量吸引广告生存,可以“谁先收费谁先死”。偏偏虾米网就是走付费下载路线,简直是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的现实版。

音乐粉们发现,虾米网前期的内容做得比较用心,不仅为每张唱片输入全面的信息和资料,而且对音乐进行专辑、风格和音乐人的分类,这一有别于其他音乐网站的做法很快就吸引了优质的乐迷,并形成了良好的口碑效应。

不过好景不长,有一部分独立音乐人在网上发声“讨伐”虾米网,称虾米网收取用户的费用但音乐人从来没有收过虾米网一分钱,随即这件事的负面效应如同滚雪球般越滚越大,面对这种不理解,王皓甚是沮丧。

版权问题一度让他气结,版权费季度昂贵,在与唱片公司谈判时,对方对于根据下载量结算的模式根本不买账,他们只希望按照老路“一次性收一笔钱了事”,压根就不会管买家到底是拿去免费下载还是另有他用。

如果按照传统做法,意味着王皓还没上线音乐就得背负上千万的债,这样一来,没有资本加持的创业公司只有“死路一条”。

王皓最憋屈的是,2010年去文化部开会时,看到唱片公司与互联网音乐在对峙,他有点看不下去,“唱片公司这么多年改变这个行业的想法都没有。”

这么多年的创业之苦,他喜欢“好汉掉牙含血吞”,每每被问及创业之苦时,总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,“没有太多的苦水可倾诉,因为虾米网一直在稳步向前。”

2016年,王皓选择由阿里音乐转岗到阿里钉钉。

他给出的理由很有意思,“这次转岗的确是不想干音乐了,我投身这个行业已经八年,初衷是想让这个行业跟上时代,但是这个行业现状已经荒诞到令人发指,有些行业注定要死去,我干脆等到它涅槃好了……”

言语之中无不洋溢着苦涩与无奈,如今的音乐领域早已是四大巨头割据的局面,注定是一场硬仗,意外的是王皓选择不玩。

相比做IT男,王皓在音乐上花费的时间更长,也更有感情。可以说,他人生的大部分经历都与音乐有关。

读大学的时候,他就在一个叫“黑水”乐队里担纲吉他手。1998年,他上大二,碰巧QQ刚刚出现,就自学编程创办专门介绍杭州地下音乐的网站——“声音网”。一推出,这个网站论就成了音乐爱好者灌水、乐队乐手们交流的地方。

有一段时间手受伤了,无事可做便自学写代码,这为他后来进入一家事业单位和阿里巴巴当程序员打下基础。

在残酷的现实面前,音乐之梦显得不堪一击,毕业时整个乐队做“鸟散状”,各自为前程忙碌奔波。王皓进入一家事业单位做软件开发,只是这个地方没能困住他,离职后顺着网购的大潮,捣鼓起曾经挚爱的音乐。

2002年,他从家里搬出来自己租了一间房开始在网上卖各种乐器。每月赚三四千,比打工赚的多一些,时间也自由点,天天过美国时间,这一度让他很享受。

如此兜兜转转,王皓最终还是选择了放手,带着失望离开曾经挚爱的音乐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Archiver|景安网络|淘大米|聚名网|红薯中文网

GMT+8, 2018-4-26 17:30 , Processed in 0.193186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红薯中文网 X3.4

© 2001-2018 红薯中文网

返回顶部